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千城联播 > 民俗文化 > 科教文化 > 正文

秋到文里

2017-10-11 10:46来源:羊城晚报

  □温远辉

 

  秋天的夕晖洒在土墙上,暖洋洋的,光线愈发明亮起来,光线中浮动着的尘屑,似乎也染上了金色。我定眼望向土墙,上面的小石子和草筋好像也有了黄澄澄的感觉,整面墙仿佛布满金色的线条,让这面承载着岁月沧桑刻痕的土墙,显得更加古朴厚重起来。

 

  这是文里村的一条古巷道,名叫藤巷,全长400多米,呈东西走向。古巷修建于南宋理宗年间,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。最早的时候,它是两个村寨墙之间狭长的通道,一边是文里村,一边是西垅村。巷子不宽,一个成年人两臂一伸,好像就能触到两边的土墙。路面铺上了水泥,这是与整个古巷的古旧风格唯一不协调的地方,想必在旧时光里,它是用麻石铺就的吧,或者是碎石的,承载了多少先人的脚步,早已坑洼不平,走上去深一脚浅一脚,感受到的是命运的趑趄。由巷子的古名而遥想,它或许曾经垂满藤蔓,枝叶婆娑,风一吹,枝条翻飞,叶儿窸窣作响;有月光的夜晚,人在幽深的巷子里踽踽独行,影子长长的可不就像藤蔓一样么。一条巷子连着两个不同姓氏的村庄,漫长的时光里,它该衍生出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,见证多少人世的沧桑。

 

  儒雅的村支书谢秋强笑吟吟地往前引路,慢声细气地讲解古巷的历史。我们一行人一边听着讲解,一边四下打量,还不时抚摸一下墙体。有人蹲下身子去查看黝黑的石基,有人将手当尺子,一寸一寸丈量着墙体,似乎从凹凸残损的地方,能够找出宋元明清留在上面不同的印痕。当年批荡匀滑的墙身,被岁月的风雨侵蚀得斑驳粗粝,触手一片沁凉,仿佛触到了人事更迭的苍凉,所幸尚有夕晖播洒手背,并渗入指缝,让手掌有了些许温煦的感觉。有人猛地招呼,大家快看呀,多红火的花啊!我抬眼往前方望去,果真,右边墙垣上,一大蓬勒杜鹃探过头来,红花灼灼,映衬着晚霞,亮人眼睛,也让人的心情为之喜悦。循着西巷口的方向望出去,但见高楼林立,现代城市的气息扑面而来,恍惚间,便有了时光错位的感觉。

 

  似乎这古巷太值得回味了,它时光隧道的价值太值得珍惜,不声不响中,谢书记又带我们折返回去,重走了一次,仿佛将我们从现代的城镇,又拉回到古旧的村落里,拉回到遥想和回味之中。后来,我回想起来,在文里村的几天里,予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古巷之行。它已成为一种象征,一种预示,如同时间记忆的针眼,将所有关于文里村的线索都穿系起来,让人能够憬悟,为什么文里村能够将现代和传统那么好地融合在一起。

 

  文里村坐落在潮汕平原,依傍韩江。据记载,文里村始建于北宋,迄今已有950余年的历史,系广东鄞氏、潮汕谢氏的发祥地,后来发展成五个南迁移民小村落,有十个姓的大族共居其间。到了清代,由于地少人多,村与村相邻愈紧,五村乡绅便合计,为免以邻为壑,将五村合并而成一个大村。明朝正德年间,村里出了杨琠、杨玮“一门双进士”,皆有政声,为官清廉。后人立《杨公功德碑》,赞其曰“扬文以里”。合村时,便取其中嘉意,遂有新村之名“文里”。村名昭示了,要以耕读传家,崇文重教,以文治里,以文成里。参观村委会三楼“博雅堂”展厅时,我见到著名作家黄国钦所撰的燕颔格联“斯文乡韵,睦里家风”,道出的正是一脉之源的奥秘。

 

  今天的文里村与潮安区中心镇庵埠交织在一起,镇中有村,村中有镇,多条城区主干道横亘于村中。虽然全村只有3.5平方公里,却已经彻底城镇化,村民全部洗脚上田。昔日阡陌纵横、风吹稻浪、炊烟四起、渔舟唱晚的韩江畔农村景象,早已了无踪迹,代之而来的是城镇化新农村的现代模样,通衢纵横,街市繁华,商铺鳞次栉比。现在的文里村,百年老字号不下20家,注册经营的商号就有五六百家,食品制造和印刷包装的企业100多家,还有五星级酒店、大型超市、影剧院、运动休闲场馆,等等。对初来乍到的人,你对他说,这是一个村庄,是一个古村落,他一定会对你嗤之以鼻。

 

  猛一看文里村,谁都不得不承认它是一座现代的城镇。可是,你绕过那些高楼大厦,往里面走,穿过小桥和河涌,林木掩映处,就能遇见潮州方言称为“老厝”的老院落老房子,错落有致,精美壮观,即便与现代高楼依傍,也不失其古朴典雅、幽深娴静的韵味,仿佛又有一个文里村深藏于此。一外一里,一动一静,一现代一传统,一商贸一文化,却又奇妙地融合在一起,而且互相映衬,更添光彩。只有流连其间,浸润其里,才能真正体会到,文里是镇,也是村;是繁华商埠,也是水乡、侨乡,是海滨邹鲁之邑。

 

  徜徉在小巷弄堂里,我时时有时光倒流的感觉。我们一行人随意走进一户新落成的小楼,素昧平生的主人热情地请我们品尝工夫茶,主人始终微笑着,一遍遍耐心地烧水洗杯,高冲低泡,仿佛我们是远道而来的亲人。在一座老厝,门厅的水缸里植着莲荷,内屋传出唱腔婉转的潮剧,时光的脚步到此也放缓了下来,空气中似乎流淌着清甜的味儿。在村里,不管是新楼房还是古旧的老厝,都是户户繁花,处处潮乐。就连著名的“济公”喉宝的产区,也好像一座微型公园,绿树婆娑,秋菊盛放,丹桂飘香。其楼上展厅和会议室竟别致地摆放一排排的佛手柑花盆,馥郁的香味让一方空间显出了清雅的格调。该企业掌门人杨启财长了一副弥勒佛的样貌,总是笑吟吟,却不断和我们说,他是在做“传统”,他最渴望的就是将企业做成有文化底蕴的老字号。说得我们心生涟漪,只能一迭声地说好。

 

  一村虽小,内里乾坤却大。几天里,虽然总是行脚匆匆,浮光掠影,却充实得让人目不暇接,慨叹不已。它让人浮想联翩、引人思索的地方太多了。我们说要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农村,那么,农村的治理手段和农村的管理模式应当是怎样的呢?怎样才能快速引入现代观念,加速现代化进程,让村民充分享受现代化生活,又能传承好传统文化,保护好鲜明的地域特色呢?现代和传统能否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呢?在这方面,今天的文里村,似乎给了我们些许启迪。

 

  “古训传承诗与礼,乡风重情也重义。十姓同住龙凤地,人才辈出是文里”,这是《文里之歌》的唱词。秋天里的文里村,一派安详、平和、富足、儒雅的气象。在暖暖的秋阳下回望文里村,那种在现代和传统之间来回穿越的奇妙感觉,又浮现在心间。而古藤巷,你已紧紧地牵着我的目光和思绪,一次次,仿佛让我看到了古村的前世和今生,让我情不自禁要瞻望,瞻望古村秋天后面的未来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